2015年下半年助印善书功德榜
2015年上半年助印善书功德榜
2014年下半年助印善书功德榜
2014年上半年善书助印功德榜
2013年捐印善书功德榜
倡印善书
 
河北省道教印经网
地址:石家庄市工农路255号金正缔景城9-402
电话:0311-83039519
传真:0311-83039519 67906215
邮箱:hbsdjxh@126.com
邮编:050000
Q Q:1320884785
 
经书下载 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经书下载
 
弘道录卷之五十六
发布时间:2013-10-12 16:18:28 点击:2147

弘道录卷之五十五

#1『根』原作『恨』,据文义改。

弘道录卷之五十六#1

朋友之信

《宋史》:刘安世与司马光同年友善。登弟后,辞归洛,光问之,对曰:吾斯之未能信。光悦,因与从游,一日避席问:尽心行己之要,可以终身行之者。光曰:其诚乎。又问:行之何先。曰:自不妄语始。自是拳拳勿失,终身行之。后调治州,司法参军,司户以贪闻,运使昊守礼将按之,问於安世,安世云:无之。守礼为止,然心不自安,曰:司户实贪,而吾不以诚对,其违司马公教乎。后读扬雄《法言》君子避碍则通诸理,意乃释。家居未尝有惰容,久坐身不倾倚,作字不草书,不好声色货利,皆则象司马光。既叹群贤凋丧,犹归然独存,而名望益重。梁师成服其贤,使小文昊默持书来啖,以大用默因劝为子孙计,安世笑曰:吾若为子孙计,不至是矣。吾欲为元佑全人,见司马光于地下。还其书不苔。

录曰:元城之从温公,可谓屡踬屡踏矣,而卒不能变,至死犹欲见之於地下。何也。《无妄》六二曰:不耕获,不曹会,则利有攸往。苟非诚信相为始终,确然不易,未有不为利禄所动,权势所移者也。厥后李光以师礼安世,举所闻於温公者曰:学当自无妄中入。正此意也。故曰:不诚无物,人岂有不自信而能信於人者哉,不信於人而能信於地下者哉。呜呼,可谓无负圣门之训者矣。

陈襄自少与其乡之士陈烈、周希孟、郑穆为友,皆气古行高,磨珑镌切,相期以天下之重。时学者方溺於雕篆之文,所谓知天尽性之说,一切指为迂阔。四人者相与以斯道呜於海隅,闻者始皆笑之,竟不为变,而守之益坚,自躬行於其家,以达於州闲,人卒信之。於是父尤皆肴其子弟,请从之游。闽中士人宗之者,谓之四先生。虽有诞突盗傲,不可率者,不敢失礼於其门也。

录曰:是时闽学未闻,四先生以其躬行实践,倡率乡人,始也至难,终也大化,乃天启斯文之运,四海不约而同者也。

谢良佐切己笃信,见二程受学。一日明道谓之曰:诸君在此相从,只是学其言语,故心口不相应,盍若躬措诸行。后与伊川别,一年往见之,伊川曰:相别已久,做得甚工夫。对曰:只去得个矜字。伊川曰:何故。曰:仔#2细点捡得来,病痛全在这裹。若按伏得这个罪过,方有向进处。胡文定问:矜字罪过,何故怨地大。谢曰:今人做事,只要夸耀别人耳目,浑不关自家受用事。伊川喜曰:是子可谓力学切问近思者矣。又曰:命虽浅近也,要信得。将来就上面做工夫,万事真实有命,人力计较不得。吾平生未尝干人,在书局亦不谒执政。或劝之,余对曰:他安能陶铸,我自有命在。若信不及,风吹草动,便生恐惧忧喜,枉却工夫气力。信得,命便养得,气不挫折。

录曰:矜之罪过,何以见其大乎。禹,大圣人也,曰:汝惟不矜,天下莫与汝争能。汝惟不伐,天下莫与汝争功。颜,大贤人也,曰:愿无伐善,无施劳,人惟自浅也。故以片言自足,以寸长自许,惟自肆也。故不知自己不足,祗见自己有余,此学者大病,终不可入於尧舜之道矣。呜呼,上蔡之学所以高明,刚正人所难及者,正惟在此。学者可不省哉,可不勉哉。

朱光庭初授学於胡安定,告以为学之本在於主忠信,遂终身行之。后师二程,众方惊异,光庭独信不疑,笃学矢志,不渝金石,行可质於神明,在邦在家,临民临事,造次动静,一由至诚。上论古人,岂易其比,赛赛王臣之节,禀凛循史之风。国一盒、元佑、靖国问,事变屡更,其时固有名盖天下,致位庙堂,得行所学者,然夷考其事,犹有憾焉。如公找者,可谓倦倦服膺而弗失之者矣。刘绚自髻龇时师事二程。明道尝谓人曰:他人之学,敏则有矣,未易保也。斯人之志,吾无疑焉。伊川亦曰:游吾门者众矣,而信之笃得之多,行之果守之固,若子者几希。盖所受有本未,所知造渊微,孜孜焉不知其他也。天性乐善而不为异端所惑,故其履也安,内日加重而无交战之病,故其行也果。与李吁志向如一。自二程倡明道学,世方惊疑,能使学者视效而信从,二子有力焉。吕太钧为人质厚刚正,以圣门事业为己任,所知信而力可及,则身遂行之,不复疑畏。故识者方之季路。从张载学,能守其师说,而践履之。尤喜讲明井田兵制,谓治道必自此。如悉次为图籍,令可见用,虽皆本於载,而能自信力行。载每叹,以为不可及。伊川又云:和叔及相见,则不复有认;既相别,则不能无疑。然亦未知果能终不疑否,不知他既已不疑,而终亦复有疑否也。明道遂云:何不问他疑甚。又云:和叔至诚相信心直,故笃信也。

录曰:自孔门教人之后,至是学者方知圣人之道,而心向往之。苟非笃信力行,即所谓江耳之学,无益於身心,安保其不遽变,尚能终身行之乎。此在道学之门,至为切要,而孔曾商若倦倦於《论语》者,复得见矣。录之。

杨万里初见张忠献,勉以正心诚意之学,服其教终身,至名读书之室,日诚斋。淳熙十二年地震,上书曰:臣闻言:有事於无事之时,不害其为忠言。无事於有事之时,其为奸也大矣。天下之事,有本根,有枝叶。臣前所陈枝叶而已。所谓本根,则人主不可以自用。人主自用,则人臣不任责。今日之事,将无类。此圣学高明,愿益思其所谓本原者。迁束宫侍读,随事规警,太子深敬之。会高宗崩,孝宗欲行三年丧,创议事堂,命皇太子参央庶务。万里上疏力谏。高宗未葬,翰林学士洪迈不俟集议配飨,独以吕熙浩等姓名上,万里上疏诋之,至有无异指鹿为马之言。孝宗不悦曰:万里视朕为何如主。出知筠州,韩怩冑用事,欲罔罗四方名士,尝筑南园,属为之记,许以掖垣,解曰:官可弃,记不可作。怩冑僭权益甚,至忧愤成疾。家人知其故,凡邸报皆不以告,忽族子自外至,遽言用兵启衅事,万里恸哭失声,亟呼纸书:奸臣无上,动兵残民,谋危社稷,吾头颅如许,报国无路,惟有孤愤。又书十四言,别妻子,笔落而逝。光宗尝为书诚斋二字,学者称诚斋先生。

录曰:张忠献之於诚斋,犹范文正之於横渠也。古人成就后学,每母如此。向使揭之於斋,而不能信之於己,将不徒然矣乎。今观应诏所陈,恳恳乎几事豫则立,不豫则废之旨。监国之疏,切切乎天无二日,民无二王之言。至於权好之晚已,邪仗之误国,虽至於死,尚甘心焉,岂非毙而后已者乎。诚斋之名,端不负矣。

何基笃信。黄干以父伯焚为临川县丞,时干适知丝事,伯美见其子而师事焉。干告以必有真实心地,刻苦工夫而后可,基悚惕受命。於是随事诱掖,得渊源之懿,微辞奥义,研精覃思,平心易气,以俟其通,未尝参以己意立异,以为高狗人而少变也。几所读,必加标点,义显意明,有不待论说而自见者。尝谓:为学立志贵坚,规模贵大,充践服行,死而后己。读《诗》须扫荡胸次,然后昤哦上下,讽咏从容,使人感发,方为有功。读《易》当尽去其胶固支离之见,以洁序其心,玩精微之理,沉潜极泳,得其根源,乃可渐观爻象。其确守师训,精义造约如比。及王相为弟子,高明劲识,弘论英辨,质问疑难,或一事至十往,基终不变,以待其定。尝曰:治经当谨守精玩,不必多起疑论。有欲为后学言者,谨之又谨可也。

录曰:孔子曰:笃信好学。释之者曰:不笃信,则不能好学。然笃信而不好学,则所信或非其正。此何王金许四先生之传,所以不失其本也。呜呼,西河之旨,亲得大圣之宗者也,而其徒骗服失之,矧经伪学之厉禁乎哉。此其所以馑之又谨,十往不变,以待其定也。

王相大父师愈从杨时受《易》、《论语》,既又从朱骨,张拭、吕祖谦、游文瀚兄弟皆及其门。相少慕诸葛为人,号长啸二蝓。三十始知家学之源,惕然叹曰:长啸,非圣门特敬之道。更以鲁斋。或语何基得熹之传,往从之,授以立志居敬之旨,中心信向,质实坚苦,有疑必从基质之。相之言曰:伏义则河图以画八卦,文王推八卦以合河图者,先天后天之宗祖也。河图是逐位奇偶之文,后天是统体奇偶之文。惟四生数不动,以四成数而上下之,上偶下奇,莫匪自然。又曰:大禹得《洛书》而列《九畴》,箕子得《九畴》而传《洪范》。范围之数,不期暗合洪范者,经传之宗祖乎。初一曰五行,以下六十五字为洪范五皇极,以下六十四字为皇极经。此帝王相传之大训,非箕子之言也。又曰:今《诗》三百篇,岂尽定於夫子之手。所删#3诗,容或有存,汉儒取以补亡。乃定二南各十,退《何彼秾矣》,《甘棠》归之,《王风》削去《野有死麝》,黜郑卫淫奔之诗,又作《春秋》发挥。又曰:《大学》致知格物章,夫尝亡,还知止章于听讼之上。谓《中庸》古有二篇,诚明可为纲,不可为目,定《中庸》、《诚明》各十一章。其卓识独见,多此类也。

录曰:王会之之反身狗理,可谓学也确矣。而卒以章明卓识称者,岂非愚叉明,柔叉强乎。其着书特多,问辨特富,非无所本也。是以学者贵於知要。知要则能守约,守约则足畎该博矣。虽然长啸亦主静,徒也。不主静,则不能致远。而研精理性,与立志居敬,一而二也夫。

《元史》:金履祥自幼信向濂洛之学,事同郡王相,尝问为学之方,相告以莫先立志,志立乎事物之表,敬行乎事物之内,此为学之大方也。时宋事已不可为,遂绝意进取,屏居金华山中,追逐云月,寄情啸味,视世故泊如也。平居独处,终日俨然,所谓居敬以持其志,立志以户其本者。信乎自在,至与物接,则盎然和惮。训迪后学,谆切无倦。尝谓:刘恕外纪不本於经,而信百家之说,是非缪於圣人,不足以传信。自尧以前,不经夫子所定,固野而难质;春秋非玉帛之使,则鲁史不书,圣人笔削无得而加也。乃用邵氏皇极经世历,胡氏皇王大纪之例,损益折衷,一以尚书为主,下及《诗》、《礼》、《春秋》,旁采旧史诸子表年系事,断自唐尧以下,接於《通鉴》之前,勒为一书,名日《通鉴前编》。凡所引,辄加训释,以裁其义,多儒先所未发。既成,以授得人,许谦曰:二帝三王之盛,其微言懿行,宜后王所当法;战国申商之术,其苛法乱政,亦后王所当戒,则是编不可以不着也。当时议者以为:基之清介纯实,似尹和靖;相之高明刚正,似谢上蔡;履祥亲得之二氏,而并充於己者也。

录曰:仁山之论道,原其愚之论小司马乎。太史公明言《尚书》独载尧以来,而百家言黄帝,其文不雅驯,荐绅先生难言之,贞奈何复补之乎。由是天皇氏、地皇氏、人皇氏、女娲氏、燧人氏、盘古氏、纷纭不一,皆贞门之作俑也。至胡五峰双峰号为儒者,复舛错缪戾,何怪秦博士、梁武帝耶。至少微家塾并载盘古等六氏於前,伏义等八氏於后,总一十四氏,不知孰为三皇,孰为五帝。今当一切削去,以前编为定,可也。

许谦受业金履祥之门,语之曰:士之学,若五味之在和,酝酱既加,则酸咸顿异。子今来见而犹夫人,岂吾之学无以感发予耶。谦闻之惕然,居数年尽得其所传之奥,於书无不读,有不可通,则不敢强;或有未安,亦不苟同也。谓学者曰:学以圣人为准的。然得圣人之心,而后可学圣人之事。其读《诗》,有《名物钞》正其音释,考其名物度数,以补先儒之未备,仍存其逸义,旁采远援,而以己意终之。期观史,有《治忽几微》,仿史家年经国纬之法,起太嗥氏,迄宋元佑司马光卒。盖以为光卒,则中国之治不可复兴,诚理乱之几也。又有《自省编》,昼之所为,夜必书之,其不可书者,则不为也。开门讲学,远而幽冀齐鲁,近而荆扬昊越,皆不惮来受。其教人也,至诚谆悉,内外婵尽。尝曰:己有知,使人亦知,岂不快哉。或有所问难而词不能达,则为之言其所欲言,而解其所惑。讨论讲贯,终日不倦,摄其粗疏入於密微,闻者方倾耳听受,而其出愈真切,惰者作之,锐者抑之,拘者开之,放者为约之,随其材分,成有所得。然独不以科举之文授人,曰:此义利所由分也。笃於孝友,有绝人之行,处世不胶於古,不流於俗。大德中,荧惑入南斗,谦以为灾在昊楚,窃探忧之。是岁大侵,貌瘠加损。或问曰:岂食不足乎。 谦曰:今公私匮竭,道谨相望,吾能独饱邪。其处心盖如此。

录曰:愚观许白云之所忧窃,与今同夫是而不胶於古,不流於俗。盖胶於古,则荧惑之变,不但大侵而已;流於俗,则昊楚之灾,未必切身而已。而不知儒者之心,视天地万物,中国四夷,未之有间,而天道人事,皆吾学问中之所当究。初非应举之文,科目之士所能知也。其伤中国,距夷狄,默与於治忽几微之间;而所以扶世道,振元纲,又切于洞究释老之旨。此所以足任正学之重,而身之安否为斯道之隆替也。

皇明初,赵考古妈谦系出宋秦王六世孙,公烦入元,累世不仕。先生远宗沬泗,近取关问,信道敦笃。洪武初,聘至京师,归而筑考古台,作《声音文字通》一百卷,大阐六经百氏,自谓有精义人神之妙,时人未之许也。惟宋景濂命子仲市受其学,与江西宋季子、天台林公辅、同郡唐愚士信以为然,吏部侍郎侯庸事以师礼。复起至京,廷臣成谓海外圣学未闻,宜用真儒往教,遂授琼州府学教授。既至,作琼台布学范,传授造化经纶图说,集补前圣成书,随物书之,以兴起斯文为己任。虽蛮夷荷戈执戟之徒,向风慕义,而远方从游之士不以梯山航海为惮,若三山郑尚宾,合肥王仲迪,莆田朱伯绍,凤阳孙仲岳,琼台昊文祥,皆宗之。丘文庄公浚信之尤笃,盖琼州自考古之后,始知圣学。文庄始以朱子微言散见於传注语录!学者狞未易求,乃采其精切者,汇为二十篇,作《学的》。又《纲目》以正统为主,如秦隋之未有不可遽夺,汉唐之初有不可遽予者,作《世史正纲》。《家礼》虽得崇本孰实之意,而仪节阙略,作《家礼仪节》。《大学衍义》尚缺治国平天下,乃采经传子史,附以己意,作《衍义》。补四书之着,乃其大者。在太学,一遵李忠文公遗矩,而综理微密。人谓忠文莫及。在大位,务以宽大启上心,忠厚变士习。凡人才进退,政事废举,一惟祖宗旧典是循。预修英庙实录,奋然以于谦被诬之事为言,众始信之,方得从实书其功最。吏部考察以多黜为公,黜者况不敢诉,公深知其弊,言於上曰:唐虞三载考绩,三考黜陆。今有居官未及半载,徒信人言,未必皆实。上深然之。会吏部上当黜者几二千人,劫凡未及三载,及虽经三考,非为贪暴实迹者,俱勿黜。盖信公言也。

录曰:愚观赵考古哄先朝系属自秘,入元不仕,其所着书,自以为精义入神之妙,人亦未之许也。苟非大明当空,崇重真儒,阐扬道学,安能尽信之乎。自是薄海内外成与同文,不旋踵问,有文庄者出,深悟笃信,推而骄之身心,措之事业,以裨我皇明之治。正以见胜国不得与于斯文,而薄海内外蔼然文明,气象岂无自欤。

弘道录卷之五十六 竟

#1本书原卷前卷后有的未标明卷数,现统一补全。

#2『仔』原作『子』,今据文义改。

#3『删』原作『刚』今据文义改。

 
上一条: 《淮南子》●卷二十 泰族训 下一条: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六十三
关闭窗口
浮屠塔免费算命 中国周易网 中华妈祖网 河北省道教协会 中国道教协会 国家宗教事务局 道教之音 浙江省道教协会
河南省道教协会 山东省道教协会 明真传统文化网 老子文化网 石竹道文化 中国宗教网 道学内丹文化网 白云深处人家
 
网站首页  |  站内公告  |  经书助印  |  助印功德林  |  结缘经书  |  网上读经  |  经书下载  |  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07-2013 河北省道教印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.
地址:石家庄市工农路255号金正缔景城9-402 电话:0311-83039519 传真:0311-83039519 67906215 邮箱:hbsdjxh@126.com 邮编:050000 Q Q:1320884785